福彩3d|福彩曝出黑幕
   
     
    當前位置首頁周鼎文介紹課堂案例  
   
案例:為了新芽,枯葉落——教孩子面對死亡
   

  如果我們可以全然哀悼失去親人的悲傷,也就是讓哀悼過程完整,這不但是健康的,而且它將帶給我們生命往前的全新力量。
   

  案例:為了新芽,枯葉落——教孩子面對死亡——摘自周鼎文《愛與和解》  


  新加坡的凱文已四十多歲,提到他很擔心兒子常有些莫名的情緒出現。
  “兒子常常失眠、做噩夢,并常常說一些令人震驚的話。例如有一天,兒子在睡夢中忽然大聲驚叫,我急忙跑到他身邊詢問發生什么事,沒想到兒子竟然說:‘爸爸,我以為你死了!”
  我問凱文:“誰是那個真正死去的人?”
  就這樣,年近十二歲孩子的一句話勾起凱文深埋的憂傷,兒子的噩夢喚醒他兒時的記憶,那個至今仍揮之不去的恐懼——生離死別。
    “那一年,我十二歲,一覺醒來就失去父親,因為父親突然心肌梗死死了……”
    想起昨天還在互動的至親,一夜后競再也不能與之互動,凱文說著說著,全身顫抖了起來,他哽咽地訴說失去的恐懼與哀痛。
父親的驟逝讓他自小就埋下害怕失去的陰影,讓他從小經常擔心身邊人會突然死去,即使這樣的事情并未再度發生。當然,孩子莫名的情緒反應,便是在無意識里為凱文承擔那股害怕的情緒。
    我進一步說明:“如果你們家對你父親的哀悼夠深,一段時間后它就會過去;可是如果沒有哀悼,它就會一直在那里,這個家會被死亡的陰影籠罩,甚至小孩會感受到而活在害怕離別的恐懼中。”
    “是的,我常常感到很累,想要放松,卻又莫名地無法放松,仍不斷地接受新工作,好像透過工作可以逃避些什么。”
    “逃避只是暫時的,如果我們不去面對它,生命一部分的能量就會凍結在過去,家里未完成的情緒就會從孩子身上呈現出來。”
    為了兒子,凱文決定試著面對。
    我請一位學員躺在地上,代表凱文過世的父親,另外請兩個人分別代表凱文的母親與凱文的兒子,他們站在一旁,至于凱文自己,則讓他親自面對。
    但一時要面對,談何容易?
    只見凱文一手牽著兒子,一手壓在胸口上急促地呼吸著,眼眶也紅了。他看著躺在地上的父親,整個人就像被凍僵似的,動也動不了。
    另一方面,凱文的母親卻始終不愿正視凱文的父親;凱文過世的父親則躺在地上,然而雙眼卻無法閉上。
    “活著的人沒有放下,死去的人是沒有辦法安息的!”
    我聲如警鐘地敲醒著凱文母子。
    是的,最深的愛經常凝固凍結而化不開,有些是為占有,有些如凱文家一樣是驚嚇、舍不得松手。顯而易見的,在這里,不論是誰都舍不得松開,凱文哭泣地看著父親,母親則一臉無奈痛苦,這般的糾結教已逝的父親也無法放下安息呀!
    面對著一直無法合眼的父親,我請凱文的母親對著丈夫說: “老伴兒,你死了。”
    母親閉上雙眼哭了起來。
    面對現實是痛苦的,但為了生者與亡者的平靜,再難還是得面對。凱文上前陪伴母親一同面對這件事,就這樣,有了相互依靠的力量,母子倆一起跪下,一起面對亡者至親。
    “老伴兒,你死了……哇哇哇!”
    承認事實,真正的哀悼開始了,哀傷涌現,母子倆伏在父親身上放聲大哭,全身顫抖,這哭泣聲伴著真正的哀悼,讓父親原本糾結的臉漸漸平靜,終于,他的雙眼可以輕閉起來……就這樣哀悼開始流動,我留出空間,讓他們表達內心的悲傷。
    過了一段時間后,哭聲慢慢平靜了下來。
    我對凱文說:“告訴爸爸你的近況,請他不用操心,好好安息。”
    “爸爸,我結婚了,現在已經四十多歲了,我有一個兒子,我們過得很好,請你不用擔心,媽媽也很好,請你不用擔心。請你祝福我們,祝福你的孫子能夠健康快樂地長大。”
    父親臉上浮現安詳的笑容,雙眼整個都閉上了,所有家人也都平靜下來。
    “如果我們一直抱著秋天的枯葉十難過,就沒有辦法看到春天新生的嫩芽。然而,生命就是這樣循環不斷,生生不息地走下去。”
我有感而發地鼓勵他們。
    是的,生命循循不斷,生生不息,父愛母愛的力量也代代相傳,此時,凱文已能笑著對自己、也對孩子承諾:“孩子你不用再害怕了,爸爸會好好活下去,爸爸會讓自己開心地活下去!” 

    孩子會承接家中未完成的情緒
    面對心中多年的傷痛需要極大的勇氣,有許多人一輩子都不愿或不敢面對,但是為了孩子卻什么都能豁出去,父愛、母愛的偉大,如同凱文的勇氣一般令人敬佩;然而,我們也要理解這背后的心理學基礎,才能在生活中富有覺知地活用。家庭是一個系統,就像一個有機整體一樣,成員彼此相互影響的力量之大超乎我們的想象;家中未解決的事、末完成的情緒會由成員一起承擔,尤其是家里抵抗力最弱的孩子,因此,孩子就像家庭的鏡子,這些未竟之事會從孩子身上反映出來。如果孩子出現不尋常的莫名情緒、特殊反應或行為與癥狀,這些都是訊息,提醒我們該好好檢視孩子在說些什么?家族系統中是否有什么樣潛在的信息、隱藏的動力、被排除的人或未竟的事物正等著我們去面對?
    同時,每個家庭系統都有圓滿自身的趨力、擁有自我調整的能力,因此孩子的這些反應也是一種敦促的力量,敦促這個家去圓滿這些未競之事,朝向更好的方向繼續成長,也因此,我們要把家庭的脈絡、家庭的事件當成讓孩子學習的工具。

    流動法則:面對家族的創傷
    最常見的未竟之事之一,即是突發的家庭事件所帶來的創傷。 “創傷”有時是個人的經驗,例如突然發生災難、意外等等,像是發生汶川地震和臺灣九二一地震時,有些人在地震結束之后仍感到驚慌,而有些人過一段時間就恢復了。那些在事件結束后已有一段時間,但仍會感到害怕、影響到生活功能的人,在心理學上稱為“創傷后壓力癥候群”(PTSD)。但我發現到,有些創傷是整個家族性的,我稱這些創傷為“家族創傷”( family trauma),也就是當家人發生意外或因疾病而突然死亡時,這樣的事情對整個家庭來說也是一種驚嚇,因為太突然且令人不知所措,不僅這個家的生命力凍結住,對這個人的愛也凍結住了。
    這會對我們造成什么影響呢?我們的生命力有一部分會停頓在事件發生時的歲數,造成我們無法用百分之百全然的生命力來生活。通常當事人并不自知,卻會在無意識中產生莫名的情緒,或是發生意外、疾病與失敗,甚至有時無意識地走向死亡,自己卻沒有覺察到;更嚴重的是,如果家庭中直接經歷事件的這一代成員沒有真正去面對,或沒有一個完整的哀悼,這種壓抑的情緒會轉變為家庭里隱藏的動力,有時甚至會持續影響第三、四代。被影響的后代家庭成員,即使他們沒有直接經歷過這個事件,卻會產生與創傷者相同的情緒或行為,就像也得到創傷后遺癥一樣,這也就是為什么有家族創傷的家庭,他們的孩子也容易擁有莫名情緒的原因。
    創傷要如何療愈呢?
    只能用愛療愈。要讓愛流動,生命力才會流動。
    但是,親人已經過世的話,我們該如何面對?
    親人雖已過世,但未解決的創傷卻存在于我們的心、存在于整個家族的集體潛意識里。系統排列可以幫助我們療愈這個創傷,方法是透過系統排列的代表角色,請有經驗的人代表過世的親人,讓他或她躺在我們前方的地面上,而我們則蹲在或跪在這位親人代表的身邊。可能的話,建議也讓孩子參加,一同跪在這位親人代表身邊,重新面對生死的哀悼與離別,重新建立一個新的身體經驗與視覺畫面,讓整個表達和哀悼過程成為深度情感流動的經驗。整個過程往往非常感人、非常深刻,它能幫助找們融化凝固住的心結,讓凍結的愛與生命力開始流動。
    當我們可以站回自己的序位接受生命的無常變化,過世的親人不但能因此得到安息,也會很高興地看見我們尊重他們的命運而且好好地活了下來,不但沒有被打敗,相反的還過得幸福快樂,如此一來,他們自然很樂意庇佑后代的子孫。更重要的是,我們的孩子不再需要為這個家承擔未競的情緒,他們可以從我們的身上學會如何面對生命的無常,迎接生命當下全新的力量。


     
福彩3d 千旺彩票首页 澳洲幸运8软件 宁夏11选5开奖规则 排球图片简笔画颜色 球探体育比分网 福建36选7 爱彩人彩票网址 pk10牛牛人工计划 黑龙江11选5开奖2位 北京pk10网上投注平台